Publications & Products
筹募基本原理 第1.4节

常见的反对意见及其辩驳

在很多国家,高等教育慈善捐赠文化日渐成熟,但有人对慈善捐赠在高等教育部门是否恰当和是否重要仍持保留意见。下面是一些常见的问题及解决办法。

为高等教育提供资金肯定是政府的职责。

高等教育向来是从各种来源获得经费:政府、企业、学生学费、商业活动和慈善捐赠,这些来源全都发挥着一份作用。高等教育慈善捐赠并非新鲜事物;实际上,很多大学都是依靠具有教育远见者的慈善捐赠而建立的。

是的,政府发挥着持续的作用,但高等院校忽视可以获得的更多经费是不明智之举。这种额外收入使得高等教育能够在教育和科研方面都取得巨大成就,这些成就可以大大改善我们大家的生活。

慈善捐赠收入不能代替政府投资,而是一种长久的补充力量。一所美国公立大学这样简要地描述:‘筹募使我们能够在纳税人负担得起的范围内为他们提供一所更好的大学 '。

筹款不就是另一种形式的乞讨吗?

把大学里的筹款与伸出讨饭碗相提并论是对人们的一种误导。乞讨是因接受者走投无路和贫困潦倒而不得不为之,可以唤起施予者的同情心。相比之下,筹款则源于请求者的实力地位、愿景和抱负,这与捐赠者的热情十分契合。

一次很好的筹款经历可以让受赠者和捐赠者双方都获益。受赠者得到实现学校目标所需的资金,捐赠者通过做善事以及有机会促进一项他所信赖的事业而获得满足感。

筹募伙伴关系往往是持久的,并且旨在实现双方共同追求的目标。如果希望看到癌症患者减轻痛苦,那么通过捐款给旨在实现这一目标的研究项目,捐赠者就会获得极大的满足感。捐赠者有能力捐赠;受赠者拥有专长,可以满足捐赠者帮助癌症患者的愿望。这不是乞讨:它是一种互惠互利的安排。对待‘乞讨'必须像对待粗话一样,把它赶出您的学校。

我们赚的钱永远也不够支付我们的筹募费用,更不用说让学校发生巨变了。

自2001年开始开展以来,英国Ross-CASE调查表明,捐赠者的数量和捐赠金额实现双增。2010-2011年度调查表明:

  • 2010-11年大学收到的现金捐赠收入增加了4300万英镑(由5.17亿英镑增加到5.6亿英镑),
  • 新获得的经费(新增现金捐赠、认捐和实物捐赠)由6.08亿英镑增加到6.93亿英镑,并且
  • 捐赠者的数量大幅增加,创历史新高,达到204,250(2009/2010年度为184,945)。

是的,筹募本身也是有相关成本的,教育资源拓展部必须具有雄厚的资金实力才能取得成效。然而,每筹集一英镑经费的平均成本实际上正在逐渐下降,因为高等院校成功地向捐赠者证明了高校是值得投资的事业。筹募成本下降的例子如下:

  • 2007-2008年度,每筹集一英镑的平均成本是0.32英镑。
  • 2008-2009年度下降到0.27英镑,2009-2010年度又下降到0.22英镑。
  • 2010-2011年度这一成本保持在0.22英镑。

为高等教育筹集的款项资助了建筑物、奖学金计划、科研、教学人员、学生体验项目、环保项目和其他无数的创新项目。筹募收入远远超过了成本,产生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捐赠者不仅提供了高校所急需的资金,还带来了他们的个人支持、进入其职业交际网和社会关系网的渠道以及他们对高等教育目标的热情,这种热情为高等教育部门注入了新的活力。

高等教育不是一个‘根源'。

有人会认为,高等教育不是一个‘根源',因为它不为贫困者分发食物,也不为弱势人群提供保护,但究竟是不是一个‘根源',就要以更复杂的方式来看待。

  • 高等教育对于世界的健康和繁荣很重要。
  • 高等教育院校教书育人,学生在毕业之后成为工程师、医生和其他专业人员,他们的工作会让很多人的生活发生变化。
  • 高等院校还开展研究,以支持医学突破、发现新能源等一切事业。
  • 高等教育可以丰富我们的文化艺术生活。
  • 世界上多数重大发明都可以追溯到某所大学。
  • 最后,高等教育提出政府、企业和其他权力机构的问题,检查他们的效能、诚实性和宗旨,并且促使他们不断改善。

高等教育在很多方面都是一种持久的力量,因此它不止是一项‘事业',而是很多事业,被请求资助的人们应当把他们的捐赠视为一项慈善事业,而不是一种施舍行为。

这在美国的名牌院校里可能行得通,但在英国未必可行。

当英国大学开始投资于筹募活动时,学术界很多人怀疑这样做是否会有效。常听人抱怨说:‘你要知道,这不是美国!它在美国可能行得通,但在英国未必可行。'

如今,英国多数大学都设立了教育资源拓展部。多年来投资了这项工作的那些大学已经证明了他们是非常成功的。

现在常听其他国家的人说:"它在英国可能行得通,但在我们国家不可行。"如今,世界各地的大学正在通过勇气、信念和创造力向世人表明:只需稍做调整,筹募也可以在他们的学校发挥作用。

我们没有捐赠文化。

同样,常听人抱怨说他们的国家没有‘捐赠文化'。世界上这种说法完全正确的地方非常少。通常情况下真正的含义以及真实的情况是:没有对教育捐赠的文化。

布里斯托大学校长埃里克・托马斯教授(Eric Thomas)担任英国政府增加高等教育志愿捐赠特别工作组的主席。在调研过程中,他和同事们多次听到这种观点。然而,在该工作组2004年发表的报告中,托马斯指出主要问题是很多大学里没有‘请求捐赠'文化。

Ross-CASE调查用图表显示了对英国一所大学提供捐赠的捐赠者总数逐年增加。如今,随着大学在请求捐赠方面的技能愈发娴熟,一种教育捐赠文化正逐渐显现。

我的捐赠微不足道,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当听说某大学收到巨额捐赠或者基建项目有大额筹款目标时,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自己可以捐赠的数额微不足道,可能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必须强调的是,每一笔捐赠都很重要、很有价值,要让所有数额的捐赠都有机会产生实实在在的影响。数额较小的捐赠常常用于奖学金、学生资助、图书馆图书等事物,这些事物通常不需要大额捐赠来资助。以这种方式捐赠时,即使小额的捐赠也会产生积极影响。

如果有人担心自己的个人捐赠无足轻重,可以建议此人请朋友或者以前的同学和他或她一起资助学校,这样他们可以共同取得非常显著的成就。如此一来,那种担心就可以变成一种积极的响应。


行动项目
  • 列出您认为贵校可能遇到的问题,并准备好您的反驳意见。
  • 确保您要与资深同事和参与教育资源拓展的其他人分享以上清单,也许您也可以向他们询问关于贵校在教育资源拓展方面应承担的义务问题。

也许您还想阅读:

教育背景下筹募的价值

合理的期望

投资回报率(ROI):预计可实现的回报水平

学校内部支持教育资源拓展部